渎职至死——骰子

为什么,我就是不懂得进步呢

群里的咸鱼自救接龙游戏

给恶紫夺朱1的接龙文配图

第一棒文: @lookcat 的恶紫夺朱1


非常抱歉跟不上文手太太们的速度,画的很糟糕,还很慢,文手接到第五棒了我才勉强画完第一棒的内容。

分镜很差,只来得及画了线稿,没有上色,比例问题也很大,如果能勉强看得出我画的是什么就非常感谢了。


谢谢你们愿意看我这个残渣画的画


————tbc


 第二棒的画手@盐里翻滚方人也 

第二棒的文手: @修炼中的护目镜 的恶紫夺朱2


哭包堍真是让人想欺负他,太可爱了

从国服开服那天开始玩刀男起,限锻和战扩没有一次出过货,上次为了小祖宗拍掉了60多张加速,1200战几乎全耗在e4,还是什么都没有,刀都差点没资源去修,没想到今天居然能一发入魂。。。all950,拍了一张富士,第一队队长是17

不氪金接大包平回家

假使我没有因为太久没算过数和考虑过问题或者在算数的时候在计算器上少输入了数字的话,对这次的活动进行了计算(暑假期间没办法随便氪金)以期在不氪金的情况下也能接大包平回家

 应该没有算错。。。希望

每天都打完系统刷新的六张通行,且队伍搭配合理不存在通关失败的状况下

从17号活动开始,打通e1,e2,e3使用3张通行,假设通关三场得到的御岁魂一共为100个(具体数值当时未做统计),当日17:00刷新的3张通行都用于e4且无败北,则得900个御岁魂。

一直到活动结束,不考虑17号和9月7日,共有20天

20天*6个通行*300御岁魂=36000御岁魂

御岁魂奖励里一共能获得10个二倍枡

若都在e4通关用上则额外得3000御岁魂

所以是100+900+36000+3000=40000

不用小判购买通行,不充钱买二倍枡,理论上能得到4万御岁魂

 

 

还有6万御岁魂必须要靠小判补充通行

1000小判=3个通行=900御岁魂

60000除900约等于67,所以就是67000小判,将近7万小判

所以只要手上小判超过7万,就可以不充值打完活动迎接大包平回家啦,不过也要合理安排出战,尽量每天出战,不然放着免费刷的通行不用有点小浪费哦。

 

如果不想每天太肝,想把刷e4控制住在一个平均次数,那6万需要小判的御岁魂就要每天(按21天算)刷回2857御岁魂,每补充一次通行,然后打e4得到的御岁魂数量是900,每天小判买3~4次通行就足够了

另外小判不够的也不要太担心,可以派出一个队伍进行远征获取小判,根据我之前在百度查到的婶婶的总结,小判收益最大的是B1耗时1.5小时,然后是D4耗时4小时

睡前推荐远征

C3耗时10小时,小判箱(中)

D2耗时5小时,小判箱(中)

D4耗时6小时,小判箱(大)

当然在E2,有时可获得小判箱(大)

小判箱的获得主要是靠远征大成功樱吹雪刀男远征出现大成功的机率更高)


emmmmmm为啥,明明已经0血了,敌刀还能动,除非打到最后面不然就不行,妈卖批又那么硬

就想要个通用纸笔送退退极化,怎么就这么难呢

博人转的浴衣卡好萌,那一靠一扭腰,啧啧,真真是风情万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堍:他那是玩温泉play玩累了,精少废的家伙哼╯^╰

一发王点,运气不错,话说5血枪爹也好猛

大概,只有这种活动才能给我新刀吧(限锻战扩一次出货都没有过呢)莺丸你的大包平,以后一起喝茶吧

雷雨夜

假装自己没有在咸鱼

突然想到的梗,其实本意是想开车,想写什么都想好了,但是很懒,当然更重要的是只会写流水账

短小,ooc严重

大卡小堍

收养关系

往后可能会开假车

慎入


——————————————



旗木卡卡西的父亲死了。

他是自杀,高大的身体可怜的蜷缩在浴缸里,右手小臂无力的半浮在水中,手腕上刻骨而狰狞的切口被水泡的发白,再挤不出一点点血来。

放学回家的卡卡西叫了几声并没有得到回应,当他拉开开着灯的浴室的门,看到父亲散乱着银发,无力的垂着头倚靠在浴缸边上,一浴缸的水,被手腕流出的血染成了浑浊的红色,少年小小的世界就此碎裂。

卡卡西的父亲曾经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警察,但是当他为了救下同事而放跑了整个组费心费力埋伏已久的大毒枭的时候,受人尊敬,也就只能变成曾经了。

在父亲的葬礼上,卡卡西没能流下一滴眼泪。

他仿佛剥离了整个人的悲喜,旁观者似的看着身着黑衣的大人们过来安慰他,就这样沉默着走完了整个灰暗的葬礼。

旗木朔茂早就给卡卡西准备下了足够他生活和念书的钱,不大手大脚花钱的话还是非常宽裕的。

卡卡西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野原琳,说是青梅竹马,其实也只是小学初中高中都进了同一个学校,被分配在了同一个班级而已,两个人都是成绩不错的学生,也上进,地方就那么大,好学校也就那么多,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会忍不住感叹一句世界真小。虽然大学选择了不同的发展方向,但是两人之间的友谊依旧还是保持下来了。

“卡卡西,今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敬老院做义工啊?”即使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少女声音中的期待。

卡卡西想了想,自己今天并没有什么要忙的事情,去做做义工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的”

陪陪老人家晒太阳,听老人家说话,帮忙打扫敬老院就是今天要做的事情。

自从变成孤身一人,卡卡西就一直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想得起来就去吃个饭,忘掉了就不吃,几年来不规律的饮食习惯把硬是自己折腾出了胃病。帮忙打扫卫生的他正要把为了清理到桌底而拖出来的椅子放回去,却眼前一黑,整个人踉跄了一下,眼看就要往前倒过去。这时候一双温热的小手扶住了他。

“老爷爷你没事吧?”少年清朗的声音在稍低处响起。

卡卡西应声望去,那是一个有着一头黑色短发的男孩子,正睁着一双又大又圆的杏眼关切的看着他,见他看过来还咧开一个健气的笑容。

这一刻,卡卡西空寂许久的心里不知从何处传来了砰砰声。

“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谢谢你啊小朋友。”卡卡西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眉眼弯弯,“不过我可不是什么老爷爷啊,我是来帮忙的义工。”

“啊!大哥哥对不起,我看你满头银发所以把你看作老爷爷了。”发现自己判断错了眼前这个人的年龄,少年小猫似的吐吐舌头,不自觉的挠挠后脑勺,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没事,谢谢你啊。”卡卡西看着少年毛刺刺的脑袋,没忍住伸出手按在少年的头上揉了揉,“我叫旗木卡卡西,你叫什么啊?”

 “我是宇智波带土,嘿嘿。”

当卡卡西坐在太阳下面陪着老人家说话晒太阳的时候,他忍不住看着在另一边给老人家揉肩捶腿的带土,问起身边的老人带土是个怎样的孩子。

“你是说小带土啊?他啊,是个特别乖的好孩子,有空呐,就时不时过来陪陪我们,帮帮忙什么的。”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老人咧着嘴,脸上的皱纹笑成一朵菊花,“说起来,带土是他奶奶带大的,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爸妈,他啊,就住在这附近,所以总顺路跑过来看我们。”

“不过,听说他的奶奶最近身体也不太好啦,来这边的次数也少了,以后若是连他的奶奶都过世了,这孩子会怎么样还难说啊。”

卡卡西听得出神,脑袋里闪过一个奇妙的念头。

‘我想要收养这个孩子’

他想着想着,又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对一个刚见面的孩子产生这种奇怪的念头,而且若是要想收养他,可不是要得等他真的变成孤单一人了,那不是在咒带土的奶奶早些出事了吗。